中国联通的当务之急,不是VoLTE

2019-02-25 17:39:04 作者:沧海/实习  阅读:77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yixinhuahui.com 收集整理

VoLTE,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了;之所以能被称之为“老生常谈”,这要得益于中国移动近四五年来坚定不移的大力推广,使得这一给4G插上翅膀飞得更高的技术成为了中国移动的标配,而且,这一功能现在已经成为了中国移动LTE的基础功能。换句话说,这项功能对消费者而言是免费的。

那么问题来了,VoLTE作为4G时代的加分项,而且通话质量要远高于GSM的CS语音技术,拨号等待时延也要远低于GSM的7~8秒,中国联通在4G时代为什么没有大力推广VoLTE呢?

一、常规科普:VoLTE与WCDMA

既然说到VoLTE,IT之家为大家简单科普一下VoLTE与CSFB。

语音传输的本质实际上有两种形式:电路交换(CS,Circuited Switched)和分组交换(PS,Packet Switched)。

CS是指通话前需在网络中建立一条线路,这是“独占”的资源,直到通话结束才拆除。PS是将数据打包传输,这就像快递打包一样,当你的物件被放进快递包后,快递员就不能拆包,必须完好无损的将包裹送到收件者手里,由收件者拆开,无需“独占”资源。

4G时代,所有的资源都是通过数据来进行的,也就是说,要想打电话,只有两个方法,一个就是继续使用GSM的CS技术(没有开通VoLTE功能的移动卡),要么就是将语音数据以封包(Data Packet)的形式在IP网络上传输,这时候就用到了VoIP技术,因为VoIP是采用PS进行传输的,刚好与4G的资源传输模式一样,至此,VoLTE的概念就诞生了。


VoLTE为用户带来更低的接入时延(拨号后的等待时间),比3G降50%,大概在2秒左右,而2G时代在7~8秒。此外,2G、3G下,掉线时有发生,但VoLTE的掉线率接近于零。

这个也就是为什么中国移动要大力推广VOLTE的原因了。那么作为承载中国联通语音业务及半个数据业务的WCDMA又是个什么“东西”呢?

W-CDMA标准主要起源于欧洲和日本的早期第三代无线研究活动,该系统是在现有的GSM网络上进行使用,对于系统提供商而言可以较轻易地过渡,该标准的主要支持者有欧洲、日本、韩国。

中国联通采用WCDMA作为其第三代数字通信标准(3G)。WCDMA是一种3G蜂窝网络,其使用的部分协议与GSM标准一致。从这一点来看,中国联通与国际接轨,使用WCDMA,节省了技术成本及建设成本,这也是直到现在,中国联通的WCDMA都一直坚挺的原因。

通俗点讲,WCDMA对中国联通而言意味着什么呢?可以说,WCDMA算的上是中国联通数据业务的半壁江山及整个语音业务的承载——当然,整个还是有点笼统,尽管中国联通在退网GSM,但还存在没退了的。

现在,中国联通主导WCDMA为打底网,也就是基础网,主要用来承载语音;而FDD-LTE则成为了联通数据业务的主要承载,中国联通从开始就拒绝VoLTE到最后的部分地点试运行VoLTE再到最后的关闭VoLTE,这个过程可以看到中国联通对VoLTE的态度,一直都是保持一个观望甚至有点“不屑”的感觉,对中国联通而言,VoLTE到底是怎么样存在呢?

二、你先搞,我看看再说

这句话形容早期中国联通对中国移动推广VoLTE算是再形象不过了。4G早期的中国联通为什么对早于自己一年商用的中国移动的VoLTE持观望甚至拒绝的态度呢?

在这里,我们需要明白,中国移动与中国联通对VoLTE的需求实际上是不一样的。中国移动当时迫切需要VoLTE,中国联通则不是那么迫切,直到现在,中国移动的VoLTE对联通的吸引力都不够大,甚至可以说是有点“鸡肋”。

首先,我们从当时中国移动大力推广VoLTE的背景及当时面临的技术窘况来说起。

TD-SCDMA是ITU(国际电信联盟)批准的多个3G移动通信标准中的一个,也是中国移动使用的第三代通信技术。相对于另两个主要3G标准(WCDMA和CDMA2000),它的起步较晚而且产业链薄弱(2008年中国大陆发放3G牌照,TD-SCDMA在中国只有中国移动使用)。

TD-SCDMA作为中国拥有自主产权的通信制式,中国移动在3G时代使用的这一技术也不是没有优势,不然谁用呢?

首先在频谱利用率、频率灵活性、对业务支持具有多样性及成本等方面,TD-SCDMA有独特优势。TD-SCDMA由于采用时分双工,上行和下行信道特性基本一致,因此,基站根据接收信号估计上行和下行信道特性比较容易。此外,TD-SCDMA使用智能天线技术有先天的优势,而智能天线技术的使用又引入了SCDMA的优点,可以减少用户间干扰,从而提高频谱利用率。

但是,由于时分双工体制自身的缺点,TD-SCDMA被认为在终端允许移动速度和小区覆盖半径等方面落后于频分双工体制。同时由于其相对其他3G系统的窄带宽,导致出现扰码短,并且扰码少,在网络侧基本通过扰码来识别小区成为了理论可能——其他两家的已成为了现实。TD-SCDMA只能通过9个频点来做小区的区分,每个载波仅1.6M带宽,导致空口速率远低于WCDMA和CDMA2000。根据实际测试,中国移动部署的TD-SCDMA网在网络速度、稳定性方面较W-CDMA网和CDMA2000网差很多。

简单来说,TD-SCDMA使用的时分双工,就类似于对讲机,不是FULL DUPLEX,也就是不是全双工的,收发不能同时进行,这样效率就非常的低。就像一条马路,要双向行驶,但又不能同时双向行驶,这也是TD-SCDMA技术的一个缺陷。

这个缺陷导致的结果是什么呢?作为消费者最直观的体会就是,下载速率贼慢!

TD-SCDMA在1.6 MHz带宽上理论峰值速率可达到2.8 Mbps(现在版本分为R4/R5/R6/R7,R7的理论值可以达到12M的峰值下载速度。但是现在使用的版本是R4版本),换算一下,实际的使用下载速率就是上述数字除以8,也就是378.2KB/S的下载速度;而中国联通的WCDMA其下载理论峰值速率14.4Mbps,换算一下,1.8MB/S。

这个速度,即便是在5G将要到来的现在,也不至于完全落伍。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在玩王者荣耀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开通VoLTE的中国移动用户在来电时会出现没网的情况呢?其实这不是没网,而是没有VoLTE的支持,中国移动4G呼叫使用语音呼叫技术是CSFB,也就是语音回落技术,电话接通时,手机网络回落至GSM,GSM的网络要求达不到游戏要求,因此会出现游戏断网的现象。

但是联通的WCDMA网络可以满足王者荣耀的网络要求,即便是有人打电话过来,开免提继续怼也是没什么问题的。之所以中国联通打电话回落到3G(WCDMA)而中国移动打电话回落至2G(GSM),是因为中国移动的3G(TD-SCDMA)已经已基本完成退网,且TD-SCDMA网络建设存在问题,网络覆盖范围和稳定性都不是很好,因此想退都没得退。

三、VoLTE?鸡肋?

把中国移动大力推广VoLTE说成是“鸡肋”貌似有点过分,但是对中国联通而言,VoLTE的确是一个尴尬的存在。

IT之家此前报道过,在“中国联通微厅”公众号与人工客服沟通,尝试开通VoLTE时,被告知这项服务已经自2018年11月20日起全国关闭,无法开通使用。

IT之家在调查之后发现,去年年底已有广东联通用户称VoLTE服务已统一关闭了,原因是尚需优化,预计年底试商用。目前,官方尚未公布新的动态。

本着求真求实的态度,IT之家小编向中国联通内部人士,就中国联通VoLTE是否关闭一事向他咨询了一下。

得到的结果也在意料之中,“南方城市开始关闭,北方城市压根就没开”、“个别已开通VoLTE的城市开始关闭VoLTE功能,甚至个别城市的VoLTE功能都没有打开。”

随后,IT之家小编又咨询了山东青岛中国联通客服,得到的回答与上述大体一致。

这也从侧面印证了VoLTE对中国联通而言是块“鸡肋”——中国联通从开始的拒绝VoLTE,到中间的小规模试探再到最后的说拜拜,正好应了杨修那句话“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有不少联通用户表示抱怨,怎么中国移动都能大力推广VoLTE,你中国联通本来就被移动落的那么远,现在在Volte普及上还犹豫不决、磨磨唧唧,难不成是破罐子破摔了?

还真不是!

前文已经说得很清楚了,VoLTE的两个亮点—通话时的数据连接、语音质量及低时延,这都是中国移动的痛点,但这不是中国联通的痛点啊。

中国移动在VoLTE之前,通话模式是CSFB,也就是语音回落技术,电话接通时,手机网络回落至GSM,但是中国移动现有2G网络的语音技术存在时延过长、网速过低、通话质量跟不上时代的问题,因此,中国移动在4G时代,推广Volte就成了自己不得不做的一件事。

但是中国联通不需要啊,联通的GSM基本已清退,现在中国联通已将WCDMA作为其打底网,也就是基础网,主要承载起语音业务,但是得益于该技术的优势,WCDMA的下载速率也是当仁不让,因此不需要VoLTE来缓冲其通话间的数据连接。

有人说中国电信都在推广VoLTE了,总不能VoLTE也是中国电信的痛点吧。

答对了。

中国电信之所以开始推广VoLTE,是因为中国电信没有语音回落问题,其使用的是一卡双网双待,也就是一个号码在CDMA驻留的时候同时也在LTE驻留,语音数据分离两层网来进行,但是在通话时,CDMA上线,这时候数据就断开了,虽然不是中国移动那种回落至GSM,但是网该断还是得断,因此中国电信需要VoLTE。

再来说时延,这个作为运营商的宣传点的话,是相当合格且很有卖点。那么事实上真的有宣传的那么好吗?

VoLTE,高清语音通话,相较2G、3G语音通话,语音质量能提高40%左右,因为它采用高分辨率编解码技术;而且该技术为用户带来更低的接入时延(拨号后的等待时间),比3G降50%,大概在2秒左右,而2G时代在6-7秒。

那么中国联通的LTE回落WCDMA时延是多少呢?一般按照信令统计,这个时延在1~4秒之间,在用户层面的话,其感受就是电话秒接,也就是1~2秒吧,这方面跟中国移动的VoLTE是一样的体验,那还要VoLTE干什么呢?

四、中国联通病不在VoLTE

我们说,对症下药。很明显,VoLTE不是中国联通这个病人的药,最起码现阶段不是。是药三分毒,强行给中国联通吃volte这服药,怕是要中毒啊。

为什么这么说呢?

中国联通最大的问题出在哪里?中国联通最大的问题,就是信号覆盖不足,这也跟之前中国联通的战略布局有关。

中国联通一直走的是精品网路线,主动放弃了农村、乡镇市场,但实际上联通的精品网也没有做的多么优秀,事实上现在的联通出现了一个很尴尬的问题,那就是没钱基建、信号不足、用户流失、营收减少、没钱基建这样一个恶性循环。现有用户的4G体验并没有得到很好地保障,而且农村乡镇的市场你又没吃上,这部错棋的后果很严重,中国联通一年赚的钱差不多跟中国移动一天赚的钱一样,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中国联通就是被钱绊住了脚。

既然VoLTE不是中国联通的药,那么中国联通自身是否已经有了相应的对策呢?

答案是有!

在几乎所有的运营商及设备厂商都在积极为5G铺路的时候,中国联通没有像外界预测的那样,对5G进行大规模投入,相反,中国联通斥资200多亿用来巩固4G网络。

中国联通的无线网络整合项目招标结果显示,本次招标涉及L900及L1800基站41.6万站、L1800整合、软件功能等,是5G商用之前国内最大规模的招标项目。从各大设备商的投标金额来看,此项目开支大概率将超过250亿。

本次招标的的主要目的就是对LTE900M/1800M基站进行扩容,也就是对中国联通现有的4G覆盖进行补盲,这是非常正确且冷静的决定,外界对中国联通本次举措也是持以认可的态度。

那么,中国联通这么做的“底气”是什么呢?

其一,中国联通的现有覆盖率在三大运营商中属于垫底,工信部及三大运营商没有公布2018年的基站建设数据,我们可以看一下2017年全年的数据,中国移动2017年4G基站建设187万个,中国电信117万个,中国联通85万个。

中国移动作为基建狂魔,在2018年的基站建设数量不会比其他两家少,这就意味着中国联通如果不在4G的覆盖补盲上下功夫,那么即便进入5G,开始5G建设,覆盖不足依然是中国联通的致命伤,更何况5G相比4G传播损耗更大,简单来讲就是信号距离变短,同样面积铺设5G基站,其基站数量要比4G翻几倍,铺设速度也会大大降低,对于一个在4G时代都没钱建设的运营商,到5G就有钱了?

其二,中国移动4G已经可以说是其基础网了,尽管官方没有这么说,且GSM建设多年已经相当完善,但由于其在4G时代的大力基建,再加上对TD-SCDMA的及时退网“止损”,进入5G时代,中国移动将会形成GSM、LTE、5G三网同堂,5G初期的三网同堂对中国移动来说,是非常有必要的,VoLTE的语音通话技术在5G初期将会是一个承上启下的作用,至关重要,这一点IT之家小编在后文提及。

此外,工信部在去年年初批文要求中国移动加快900MHz频段的腾退工作,并将904-909/949-954MHz的2*5MHz频率资源分配至中国联通。

900M频段最大的优势就是,穿透损耗小,绕射能力强,可以提供深度覆盖。现网验证显示,覆盖相同的面积,需要的L900基站数量,只有L1800基站数量的42%。这意味着在900M频段上发展LTE,投钱少,回报高。

对中国联通而言,工信部这一措施,完全就是社区送温暖,可以说是缺啥来啥。从2G时代开始,中国联通就饱受低频频谱资源匮乏的困扰。特别是在900M频段上,中国联通只有6M资源(909-915M/954-960M),提供话音服务尚有可能,但对于高速数据服务却是无能为力。

现在好了,中国联通得到了中国移动释放的GSM900部分频段,前者将会拥有11M频谱资源,完全可以满足LTE FDD、GSM、NB-IoT等多张网络的现实需求,具备快速建设物联网能力和低成本拓展4G广覆盖的能力,也为5G网络的部署做好储备。

那么工信部的这个要求对中国移动是不是有点不公平呢?其实并没有。

2017年6月下旬工信部发布了《NB-IoT系统频率使用要求》,允许中国移动在900MHz频段建设NB-IoT网络,我们可以这么理解,中国移动退还部分900M频段的前提就是工信部允许其在900MHz频段建设NB-IOT,事实上中国移动也这么做了。

2017年8月3日,中国移动集团公司正式启动了2017年至2018年的NB-IoT天线招标,预估的总量为111万副;8月4日,中国移动集团公司正式启动了2017年至2018年的蜂窝物联网工程无线和核心网设备的勘察设计与可行性研究服务,对蜂窝物联网的预估工程费为395亿元,这其中包括111万个NB-IoT基站天线。在资金方面,虽然NB-IoT可以与LTE现网共用大部分的基础设施,但投入的资金额度依然是不可小觑,不过凭借中国移动的庞大财力支持,问题不大。

其三,相比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没有拿得出手的可以广域覆盖的全业务基础网,中国电信的800M因为频段优势,覆盖远,覆盖率仅次于中国移动;中国移动的TD-LTE虽然频段不及中国电信,但是在基建狂魔面前,覆盖不足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中国联通的LTE网络主要部署在1.8GHz和2.1GHz上,由于频点较高(当然没有中国移动的1.8GHz与2.6GHz高),基站数量又不足,无法对乡镇农村区域进行低成本有效覆盖。

基于上述尴尬的境遇,中国联通重耕4G就显得合情合理且相当明智。

五、对症下药

近几年,中国联通进行混改,甚至一度传出还将与中国电信共用基站,这些无不透漏出一个信号,那就是中国联通自身意识到了之前的城市精品网不是很成功,放弃乡下对联通来说是很大的损失,这个损失可不是一个VoLTE就能弥补的回来的,更何况现阶段VoLTE对中国联通而言,并不是必须的,甚至在覆盖面前,都排不进需求第一梯队。

我们可以分析一下中国联通的无线网络整合项目招标,本次招标涉及L900及L1800基站41.6万站。对900M的LTE进行基站整合、扩容,目前我们不知道中国联通会对L900M频段投入多少基站数量,但不管是多少,只要中国联通通过规模建设L900补齐覆盖广度上的短板,这不仅可以改善用户体验,同时对中国联通的声誉也会大有帮助,最终的体现就是“有钱了”,然后继续补盲4G,继续有钱,继续建站,从之前的没钱建站的恶性循环中走出来。

这一点,从中国联通官微近日的公告中可以看出。

2月20日,中国联通官方微博表示,中国联通无线网络整合项目招标已于近日结束,拉开了中国联通大规模900MHz重耕序幕。

而在移动数据流量持续释放、物联网业务方兴未艾、5G商用在即和运营商网络持续复杂化的形势下,中国联通大规模重耕900MHz正当其时。

对于为何大规模重耕900MHz也给出了解释,中国联通表示,通过900MHz重耕,中国联通移动网络数据业务承载能力、城区深度覆盖、乡村的广度覆盖、对NB/eMTC等物联网业务的支撑能力、volte业务感知保障能力都将大幅提升

中国联通给出的解释中,承载能力、覆盖、业务支撑、感知保障,翻译过来就是信号覆盖不足需要补盲,由于L900M的种种优点,因此中国联通决定重耕900M。

六、VoLTE式微,不至于死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在5G的语音解决方案中,VoLTE有着承上启下的作用。

VoNR是5G网络的目标话音解决方案之一,关于这个技术,IT之家从中兴通讯官网上找到了相关资料。

5GC核心网络为基于IMS的语音解决方案提供支持。为了满足IMS服务的特点和要求, 5GC引入了以下功能:

1、语音流的Qos保证: 5GC Qos体系结构提供了专门的5GC参数值,针对IMS语音质量进行了优化。

2、EPS回退:当UE不支持Vo5G时,网络端支持提供语音回退到E-UTRA功能。UE可移交4G并使用VoLTE的语音服务。该解决方案需4G-G互操作,并基于4G-5G互操作体系结构。因此,需要收敛的EPC-5GC N接口和N 26接口来支持语音连续性。

3、针对IMS服务优化的分页策略。

4、网络通过IMS的功能和信息通知UE,包括: AMF通过PS会话提供IMS支持的UE指示, SMF在PDU会话建立过程中向UE提供P-CSF地址。

5、UE原始会话/调用的域选择,以及IMS语音的终止域选择

该解决方案有助于运营商部署5G携带的IMS语音解决方案,实现VoLTE与VoNR之间的顺利切换。该解决方案支持在VoLTE建设过程中重用IMS投资,并通过统一的IMS网络实现4GNG语音体验一致性。

这是什么意思呢?

简单来说,5G的通话有2种方案,第一种就是VoNR,再一个就是EPS fallback,看到fallback是不是很熟悉?没错,这个方案类似于4G时代的CS fallback,语音回落技术。

如果采用的是VoNR方案,VoNR通过部署IMS,可以实现语音业务和数据业务并发,所有业务都通过5G网络承载,但语音业务需要IMS进行业务控制。

如果采用的是EPS fallback,那就相当于之前的CSFB,5G通话时会回落到LTE,使用VoLTE进行通话。虽然VoLTE方案可以保证话音质量,但需要4G网络和5G网络间的互操作,语音业务发起时延相较VoNR会更长,同时也需要部署IMS,还不如VoNR一步到位的好,不过在5G初期,这也算一个不错的选择。

或者是间接的回落到2~3G——因为5G不支持和2G/3G网络的交互,因此要发起CSFB,首先需要回落到4G网络,通过这种方案实现语音业务,时延最长,但是该方案对终端的要求比较低。

我们可以看到,上述的5G语音解决方案中,除了VoNR完全不需要VoLTE之外,其余的方案都绕不开VoLTE。换个角度想的话,在5G初期,VoNR是不会得到大规模的应用的,首先是IMS的普及建设不足,其次技术不完善,相比已经商用四五年的VoLTE来说,贸然使用VoNR是一个不明智的选择。

为了保险起见,5G初期的语音解决方案就绕不开VoLTE了,即便是想通过CSFB,那也需要将UE从5G驻留小区回落到LTE小区,在进行CSFB,这样一来成本最低,但是时延要比之前长一些。

当然,对于一个在LTE时代,连基本的覆盖率都没有及格的中国联通来说,现有的W-CDMA可以保障其通话可以不完美媲美VoLTE,作为中国联通的过渡语音方案,还算是一个比较可靠的。

在LTE补盲完成之后,随着5G技术的不断普及,中国联通顺手补上VoLTE,然后全力以赴5G,毕竟根基不牢,地动山摇嘛。

七、总结:

VoLTE,对现阶段的中国联通来说,的确有些“鸡肋”,盲目的追求VoLTE,以中国联通现有的体量来说,不仅得不到应有的回报,估计还得再扒层皮。因为VoLTE功能不会为中国联通带来更多的潜在用户,其次该功能不收费。与其将资金用在推广VoLTE上——要知道,VoLTE功能对用户来说只是一个简单的开关而已,但是对运营商来说,需要对核心网进行改造,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其次,WCDMA是支持高清语音的,铺路VoLTE对联通来说,还不如用来建设4G基站,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跟中国移动一样财大气粗。说句不好听的,现阶段铺路VoLTE,不就是本末倒置嘛?

本文参考资料:

MSCBSC移动通信论坛,《联通的为什么不支持VoLTE》

 中兴资料,《VoLTE关键知识点》、《VoLTE无线优化指导书》、《W-CDMA基础知识》

中国联通资料,《中国联通WCDMA 900MHz网络建设指导意见》

通信人家园,《VOLTE普及为什么那么难》

Baidu百科/维基百科

本文关键词:中国联通 , VoLTE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 杏彩彩票app 杏彩彩票app 玛雅吧首页 玛雅吧 易购彩票 易购彩票 易购彩票 248彩票 248彩票 248彩票

Copyright 2018-2022 - yixinhuahui.com 金祥彩票app下载 所有权

沪ICP备75072092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